首页 > 读书人 >正文

点评:《奉子相夫19楼》 (奉子休夫Ⅰ)

2022-11-24 21:31:00 作者:小说排行榜
评论:0

2015年的一个深夜,家住上海沪亭北路的张新国在睡梦中被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惊醒。紧接着他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地发牢骚“谁把房子建在这里啊,太缺德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他多少次听到这样的声音了。在沪亭北路开通运行的多年间,张新国和家人们每天不仅需要忍受车辆来来往往的声音,有急事外出的时候还需要冒着风险在车流中通行。

点评:《奉子相夫19楼》 (奉子休夫Ⅰ)

在这十几年间张新国协助交警处理的交通案件更是数不胜数,而这一切,都源于他的三层小楼房位于沪亭北路中央,作为涉事方他必须配合调查。

一、花尽积蓄扩建老屋

这一切还要从1996年说起,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家住松江九亭镇的张新国有了一点小积蓄。

当时上海的房价还没有达到现在这么高,考虑到如果拿这笔钱买房子的话只能在繁华地段购买大约一百平方米的房子。

而张新国家中除了他自己和妻子外,还有岳父、岳母、儿子一家、女儿一家居住,这个面积显然生活起来是比较拥挤的。

于是张新国选择拿出积蓄来用于扩建家中的自建房,最后他在原先两层小楼的基础上又加盖了一层。

还下大手笔进行了装修,很快一座气派的三层小楼拔地而起,当时周围的人们基本上住的都是平房。房子装修好以后引来了很多村民的参观,这让张新国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房子修建起来以后,张新国对房屋的分区进行了精细的分配,他把一楼出租给一个外地商户每年收租金。剩下的二楼三楼用于自己家人居住,从房屋分配这方面就可以看出张新国还是非常精明的。

展开全文

后来随着上海的经济发展不断增速,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涌入这个国际大都市。九亭镇位于郊区,因为房子的租金低吸引到了大量的外来人员。

九亭镇的生活环境越来越差,房价也随着人口的不断涌入提高了不少,再加上清官难断家务事,在这个将近300平方米的房子中人口最多的时候达到了十几口,在日常生活中难免会有磕磕碰碰。

对于儿子和女儿一家经常争吵的问题也让张新国头大,他也想过给儿子买一座房子搬出去住。但是把积蓄全部花在扩建房子上的他已经拿不出其他资金了,于是张新国就想着把老房子卖掉再买几间商品房。

二、得知拆迁消息

但是几年过去,房价飞速上涨,卖老房子的钱也不够重新购买三套房子的花费。就这样张新国在挣扎中度过了几年的生活,到了2003年,一家人紧迫生活的局面终于迎来了转机。随着当地发展,政府扩建沪亭北路,张新国家就在拆迁的范围之内。

这意味着张新国一家人终于可以脱离这个地方了,虽然说住在这里还算宽敞,但是周围的环境已经和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再加上家庭矛盾的不断爆发,张新国早已经有了搬家的念头,只是一直碍于能力有限。现在政府提供了这个拆迁的机会,按照政策规定,张新国一家人不仅可以分得几套房,还能得到一笔安置款。

但是拿到拆迁合同以后张新国才得知,按照政策上所说的男丁数量和宅基地证进行计算,他所拥有的一个有效宅基地证和一个儿子,只能分得加起来面积将近300平的大、中、小三套房子,外加一套120平方米的多子女政策补贴房和大约270万元的经济补贴。

这样的条件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对于张新国来说,这可是他花大价钱刚刚翻新扩建不久的三层小洋楼。而他附近的邻居家房子面积不大,却因为有两个儿子分得了六套房,这让他的心里很不平衡。

满心怨气的张新国找到了开发商,对方声称政策就是这样规定的,自己也没办法,自知手里没有“硬东西”的张新国只好作罢。

回到家里他找出了一张在1951年时岳父兄弟把宅基地转让给岳父的证明,也就是说他们所居住的老房子总共有两个证件,一是1951年的祖宅证明,一是有岳父署名的房产证。

三、据理力争

满心欢喜的张新国又找到了开发商,本以为这下子有了更多资料对方总不能再耍滑头了吧。结果人家一看,张新国被告知他们只承认1991年以后的新宅基地证,1951年时张新国一家居住的这片地方属于江苏管辖,没办法按照上海的标准进行补偿。

看到事情迟迟没有进展,张新国认为自己于情于理都应该分得六套房,于是他开始上网搜集资料。

还旁听了很多关于拆迁补偿的案件,但是不论他如何说,拆迁办就是不愿意按他的方案给予赔偿。

时间长了以后人们渐渐认为张新国是在撒泼打滚,工作人员也不愿意和他多做解释。对方的不尊重让他心里很不满意,于是他也把这件事情暂且搁置起来,反正条件不够他是不会搬的。

眼看着工期越来越近,张新国的诉求还没有得到满足自然不会搬走,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再次上门,这次张新国再也没有办法和他们友好地谈下去了,一口咬定自己的条件。

要是换以前好脾气的张新国说不定就会妥协了,但是这次分配的方案实在是没办法让他满意。

再加上张新国已经摸清楚了,他家位于沪亭公路的主干道上,修路是肯定绕不开的,开发商肯定会再找他谈。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政府并不会因为张新国一个人而改变政策。到了2007年,见张新国没有丝毫要松口的意思,政府干脆在修路的时候特地绕开了张新国家的楼房,原本宽阔的四车道也变成了两车道。

虽然张新国没料到拆迁办会放弃和他谈判,但是能够留住房子也算是达到了他的目的,要不到更多的赔偿那他就退而求其次维持现状。

四、不蒸馒头争口气

这个结果看似对张新国一家没有什么太多的影响,但是当2011年公路建成通车以后,张新国才知道自己当初的坚持实在是多此一举。

在修建公路的这四年间,不仅他和家人需要忍受漫天的灰尘,还需要生活在密闭的建设区。这还是小的,更大的影响是在公路建成以后。

沪亭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每天都会产生很大的噪音,影响他们一家人的休息不说,很多不熟悉路况的司机每次都是靠近张新国家的时候才猛踩刹车、连打喇叭。

有时候碰到一些脾气暴躁的司机会干脆下车来敲张新国家的玻璃,更有甚者对着院子里破口大骂。放在以前这些张新国一刻也忍不了,但是现在,身为“钉子户”的他自知理亏,也只好躲在屋子里不出声。

而且沪亭公路上来来往往的很多大货车在经过张新国家的时候也会产生很大的震动,路面连带着房子一起震动。

这还是小事,更多的是因为道路突然变窄很多司机来不及反应就会一头开进张新国家的院子里,于是就有了开头描述的那一幕。这样的结果是连张新国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

成为“钉子户”给他和家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便,张新国一刻也没有放弃过争取,他一直在收集资料和拆迁办交涉,他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

而且他之所以一口咬定要六套房子并不是占便宜,而是因为之前在交涉过程中工作人员对他多次据理力争置之不理的态度让他觉得这是在“冷处理”,他在乎的已经不是几套房子的问题了,而是咽不下这口气。

五、遇到转机

但是为了争这口气,他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因为当了“钉子户”,一楼的商户早就搬走了,这让张新国的收入一下子少了很多。

家人们也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环境纷纷搬出去租房子住,岳母因为噪声影响心脏病复发去世了,老婆也对张新国颇有怨言。

这些自己家的还好说,关键是因为张新国一家“钉子户”,周围规划的医院、学校都因为张新国一家的房子归属问题迟迟不能开始修建,这让张新国的压力也很大。

因为从公路开始修建以后当初的拆迁办人员就很少露面主动来找他协商了,而如今的他又拉不下这个脸来主动去找开发商,所以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就这样一直僵持到2016年,陆辉担任沪亭北路九里亭社区动迁办主任。

陆辉还没上任之前就听说了这个“上海最牛钉子户”的名号,让“钉子户”满意的搬走也是他作为动迁办主任的主要工作。

上任后,陆辉没有着急地去找张新国,而是先对他家的情况进行了一个详细的了解之后才上门来找他。第一次见到陆辉时,张新国做好了准备,只要一提拆迁的事他就有一大堆的话来应付。

但是陆辉一上来就是询问张新国的身体状况以及家人们在生活上的一些困难,根本就没提拆迁的事,这让张新国对他有了一个好印象。

点评:《奉子相夫19楼》 (奉子休夫Ⅰ)

后面陆辉又来了张新国家几次,都只是进行了一些简单的生活询问,这让平时孤独寂寞的张新国对他敞开了心扉,将这几年“钉子户”生活的苦楚全都说了出来。

随后陆辉给张新国详细地介绍了国家政策,并且提出了两种方案,一是接受拆迁,按照14年前的标准,补偿四套房和一部分拆迁补偿款。二是等待政府强拆,只能分得两套房。

六、满意接受

张新国也不傻,他自己心里清楚,在这里生活并不好,岳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更何况还有年迈的岳父。

再加上自己和老婆的年纪都不小了,过两年也需要人照顾,继续把这个“钉子户”当下去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这时候九亭的房价也涨到了差不多五万一平,再僵持几年只会面临被政府强拆的后果。

经过和家里人商量过后,张新国同意拆迁,按照以前的政策他和家人可以分得四套房和270万的拆迁补偿款。

2017年9月13日,65岁的张新国带着老婆和90多岁的老岳父从这栋坚守了二十多年的“碉堡”里搬了出去。至此,在他头上挂了14年的“钉子户”头衔也在无形中消失了。

在张新国一家搬出来的第三天,这座三层小洋楼就在机械的轰鸣声中倒塌,有人问他会不会感到不舍,他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这个曾经让张新国引以为傲的标志早已经在无形中成为了压在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现在房子拆了,张新国心里也畅快了不少。

虽然还是和14年前的处理结果一样,张新国并没有因为当了14年的“钉子户”而多得一分钱,反而是现在的270万没有之前的270万的价值高了,但是现在他的心情和14年前比起来更加畅快。

这个结果也是张新国早就想到的,如果当初双方都愿意用一种更加温和的态度进行交涉的话,想必也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多一些宽容和理解,世界就会更加美好。

发表评论 请勿恶意和刷评论,系统会自动检测封禁IP

×
请填写验证码
评论 关灯 顶部